http://www.bb150.com


当前位置: 绍兴新闻网 > 财经 > 汶川十年:“芭蕾舞女孩”与过去和解 汶川十年:“芭蕾舞女孩”与过去和解

汶川十年:“芭蕾舞女孩”与过去和解

时间:2018-05-13来源: 作者:admin点击:
汶川十年:“芭蕾舞女孩”与过去和解 2018-05-1214:28来源:V房产学校 原标题:汶川十年:“芭蕾舞女孩”与过去和解2008年5月12日,汶川发生了8.0级地震。十年过去了,在四川,地震留下的伤痕正在慢慢被大自然抹去,废墟变森林,残垣变新居。而那些,地震留下的记忆,并没有被人淡忘。我

汶川十年:“芭蕾舞女孩”与过去和解

2018-05-12 14:28来源:V房产学校

原标题:汶川十年:“芭蕾舞女孩”与过去和解

2008年5月12日,汶川发生了8.0级地震。

十年过去了,在四川,地震留下的伤痕正在慢慢被大自然抹去,废墟变森林,残垣变新居。而那些,地震留下的记忆,并没有被人淡忘。我们仍然想着,那时我们揪心过的故事主角,现在是否平安喜乐。

前几天,我们见到了当年的“芭蕾舞女孩”李月,她说,她现在过着平静的生活。

和李月的相约,是我没有料想到的顺利。

在北京望京一所咖啡馆,李月如约而至。这次说是采访、实为聊天的见面,李月是抱了探店的心态的。“这里有通顶的书架、精心设计的灯和好喝的咖啡,我看照片好看,就想来这儿看看。”一进咖啡店,李月就一边环顾四周,一边笑盈盈地说。仿佛我们是相识已久的好友,不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。

进门时,我帮她开门。也许因为拿着拐杖,也许因为面容姣好,李月一走进咖啡馆,大家就忍不住抬头看她,眼神都不是惊愕的,而是欣赏的。

十年,这个曾经举着鞋跳舞的“芭蕾舞女孩”李月,早已出落成大姑娘。

“你整个人都散发着光,你知道吗?”我问她。她“哈哈哈”地笑了,从眼神里我看不出掩饰。此刻的她,和一个正值青春的女孩没什么两样。

“十年了?过得太快了。”

熟悉李月的人都知道,她的人生在2008年5月12日那天转了个弯。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04秒,5·12汶川大地震,李月生活的北川是当时的重灾区之一。

5月15日上午,只有11岁的小李月,在坍塌的学校废墟下坚持了70多个小时后被救出。

但在废墟下负重时间过长,为了维持小李月虚弱的生命,救助人员无奈做出了为小李月截肢的决定。小李月痛苦地拒绝,因为她还有一个跳舞的梦想。

“叔叔不要锯掉我的腿,我还要跳舞!”这是小李月当时脱口而出的话。这句话,自然无法挽留住她受伤的左腿,却让她成为了人人为之揪心的“芭蕾舞女孩”。

2008年9月6日,经过几番抢救和治疗的小李月重新起舞。人们欣喜地从屏幕中发现,那个有着舞蹈梦想的小李月,拿着红色的芭蕾舞鞋,在北京鸟巢的2008年残奥会开幕式上,跳出了那支动人的舞《永不停跳的舞鞋》。

《永不停跳的舞鞋》演出照片

转眼十年,现在的李月正在安心筹备高考。2010-2012年期间,李月连续出版了《我心永舞》《舞月豆蔻》《心舞流年》三本书。

“今天中午干爹来看我,还说起出书的事情。”李月说,“只不过现在准备高考没有时间,估计要过段时间了。”

李月口中的干爹,正是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。掰着手指头数,毛大庆和李月的缘分也要十年了。

在四川度过童年的毛大庆,是2008年最早赶到地震灾区的自发救助人之一。救助行动之后回北京的飞机上,毛大庆从报纸上读到了小李月的故事,那个还想跳舞的女孩令毛大庆动容,他记住了小李月。

回到北京,偶然的机会,毛大庆接到了朋友求助的电话:一个在地震中受伤的女孩,即将被接到北京治疗,希望毛大庆协助联络治疗后就读的学校。这个女孩就是李月。毛大庆爽快答应,还为即将过生日的小李月准备了生日宴。这是他们的首次相遇。

现在回忆起来,毛大庆仍会说,“见面的一瞬间,我心里‘咯噔’一下,我想尽我最大的努力,去帮她。”

主动请缨照顾小李月的毛大庆,建议李月母女留在北京。很快,他就和与自己女儿就读的学校,北京小学取得了联系。北京小学十分支持,专门为小李月改造了卫生间,方便小李月在学校学习生活。

“我常在学校看到怡霖(毛大庆女儿),我四年级,她一年级。”李月主动讲起这段故事,笑吟吟地说,“那时候怡霖还很小,特别可爱。十年了,真快呀,她马上也要成年了。”李月说着,顺了顺下耳边的头发。

该读初中的时候,李月决定回北川读书。

“是突然想回去了吗?”我问。

“不是,一直想回去。想回到那个熟悉的环境,和以前的朋友在一起。”李月看着我的眼睛说,“回到北川特别开心,感觉心里很踏实。”虽然后来考虑到医疗环境和学习环境,李月还是回到了北京,但之后的几年,李月总要在每年来往几次北川。

“想回去看看的,想看看家人朋友好不好。”

十年了……已经很久了。

读初中的时候,突然有一天,李月觉得受伤的地方有点疼。“我没敢说,想着也许忍忍就过去了。”可惜,伤口没那么善解人意,从间歇疼痛到持续疼痛,再到成宿疼痛。

“我觉得可能必须要去医院了,所以告诉了妈妈。”进医院的时候,李月是怕的。“医生告诉我要住院做手术的时候,我真的崩溃了。”这是哪一年的事情,李月已经想不起来了。但说到这里,李月停住了,眨了眨眼,往远处看了看。

也是因为这样,毛大庆希望李月回到北京。“我建议他们回北京生活。月月考虑了很多方面,终于回到北京读高中。”毛大庆回忆。

类似的手术,这几年,李月先后经历了5次:“每次都很抗拒,又知道自己必须接受。”“医生说,我这种情况,这样的手术可能会经历很多次”,“还好最近状况不错。”

聊天过程中,新浪微博突然推送了青海玉树地震的消息。全程没碰过手机的李月,扫了一眼推送,立刻拿起手机,倒吸了一口气,“啊,地震了……”

我凑过去看消息,她喃喃自语,“5.3级,还挺严重的。”她沉默了一下,转头对我说,“现在听说地震,身子还是会有点抖。”

其实,从2008年之后,采访李月的邀约不断。毛大庆回忆说,“记者、导演、制片、各类组织,通过各种途径找到我们,提供采访、表演的机会,我们都拒绝了。”“我们希望她能在一个相对单纯的环境中成长。”

李月也在这样贴心的生活环境中慢慢恢复过来。现在的她,会偶尔约上三两好友搓顿火锅,也会和远方的姐姐探讨人生规划。

“干爹真的是太忙了。那么忙他还总来看我,有时候我心里特别不舍得,怕他太辛苦。”李月说,“尤其这几年,就是创业之后。”

毛大庆自己却说,“每当身心俱疲的时候,我都会想起李月。那个独自面对70多个小时黑暗的小姑娘,还能战胜内心深处的绝望,让生命开出快乐的花。”

现在的李月,正在为考上梦想的艺术院校做准备。

“熟起来,你会发现我挺逗逼的。”说到这,李月又笑哈哈了。其实不难发现,我俩的微信聊天记录里,李月擅长各种搞笑的表情包。“只是,从小我心里有点抗拒陌生人。我很感谢大家的关心和照顾,也是因为大家的关心,我有了更多接触世界的机会。”

这十年,她从恐惧到淡然,她说都是因为周围人的善良。她反复用“善良”这个词形容身边的同学、过去的朋友,和这么多年陪在她身边的干爹。

“十年了,已经很久了。我可以学着坦然了。”

(文章来源:优客工场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阅读 (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内容
推荐内容